清安__7A

此生道是,何等潇洒自由善风流,不羡鸳鸯不羡仙。

一个毫无用处的简介。

这里清安。
海晏河清。国泰民安。
杂食性。非常杂。非常非常。
开坑难平。热衷写人设开坑。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人设的厚度砸死人。
欧美耽美二次元。
动漫小说广播剧。
写文画画出cos.。
死宅旅游逛漫展。
配音到场爱毒舞。
b站吃鸡刷lof。
道系三连我开心。

我上课……不晓得干了什么 。。

以下是来自我最厉害的大神的影评~我只是小个搬运工~

终于抽出空来看看电影,也就不放过这次评论的机会了。其实相比其中的喜剧情节我更多的还是将它当成一部悬疑片,认认真真地看整个案情。
  首先这个故事是凶手利用另一个人的连环杀人来达成自己的杀人目的,国内的侦探电影中的确是蛮新鲜的想法,但是我也想到了另一部电影,2011年的《深度谜案》(又名《牛津大学杀人案》)。故事讲的是一个按照逻辑学符号而来的连环杀人案,结果是老教授为了掩盖一个女孩的不计退路的冲动杀人的事实而以逻辑学的角度解释了接连发生的几起谋杀或意外死亡事件,让所有人信服这是一个连环杀人犯的所作所为,这也引起了一位需要器官救女心切的父亲在这种解释下决定模仿这个并不存在的杀人犯进按规律行下一场谋杀(个人觉得这部电影跟着案情走是十分烧脑过瘾的)。这种连环之中套着伪装的情节异曲同工,也算大胆猜测了下陈导的灵感来源?
  好吧说实话,《深度谜案》也不是最早的,个人觉得阿加沙.克里斯蒂在1935年的《ABC谋杀案》里已经玩过这个点子了……具体的不多说了,毕竟鄙人心里阿婆第一,阿婆最棒。(皮一下……)
  话说回来,这部电影的确是不如上一部了(轻喷啊啊)。里面几个关键线索的发现,比如说第一次找到肖央的地点和警方推断出糖厂的那个什么什么算法都没有交代清楚(或许是我的小水平看不懂→_→)。而且有几个个人发现的漏洞如下∶
  ①当萝莉黑客搜索四个受害者的共同信息是说他们四个都在一家医院就过诊,可此时他们所认为的第四名受害者是王迅演的傻干儿子,在后面我们知道他是肖央boss换的尸体,真正的受害者才会有和前面三人的共同经历,即去医院就过诊。这里可以当做巧合,但是我认为应该交代,前三人在医院就过诊,第四个没有,留一个悬念,最后为秦大侦探充当一个推理的依据会更好。
  ②秦风最后没有揭发肖boss的犯罪行为而是让他离开(落地的粉笔表示他将证据给了肖boss)。这是秦风对他一种理解的行为。可是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肖boss替换的后备箱里的尸体如何解释?那是无辜的受害者,就不明不白的失踪了?如果警方会接手那具尸体可他的死亡呢?连环案已经破了,这具尸体是否属于连环案?如果不把尸体交给警方,显然与秦风在警察学校的身份与他的正义感是不符的。所以这是一个漏洞。
  总结下,情节上比较紧凑,可是我从前一个小时给肖boss各种犀利眼神的镜头就可以咬定他是幕后黑手了,算是一个处理不太完美的地方。而喜剧方面的确不错,可以让我在电影院不是全程冷漠脸。至于浪漫嘛......一点都不浪漫好吗!!!男女角色一对眼我就抱紧我的羽绒服冷得瑟瑟发抖……这系列电影真的不适合爱情元素,相信我!
  至于评分,由于第一部的成功光环,这部剧我在豆瓣上打了三星,谁让你是贺岁档,占用我假期仅剩的一百多个小时,哼→_→。
  最后,纯手打码字不易,求赞求转求粉。知乎,豆瓣,新浪,贴吧,QQ空间里的高人们与好友们,新年快乐,心明眼亮。  
                                                                ZYZ

我觉得自家儿子挺好看的。
武当弟子。
一心想嫖蔡师兄。
和云梦会武两场全输了。
一伤心就给师兄送了波礼物。
硬生生一下刷到7000好感。

大概是双玄吧!
睁眼摸瞎画……

什么玩意儿。青玄?

一个来自火影完结时隔多日的中二感想。

最近疯了一样看火影,也不知道是怀旧还是什么的。想想可能是突然就想起来,带自己入圈的是它吧,刷完了火影的最后一集一瞬间泪目且感觉人生无望。
当年那个遭人白眼的、天天喊着要成为火影的混小子,成了大英雄,娶了美娇妻,当上了村长有了一双儿女,有了幸福的家庭;
那个从小少爷变成遗孤的俊俏少年,几经波折浴血,成了孤傲的苍鹰,暗中守护着曾经他要毁灭的地方,那个地方是他仇恨的起源,也是他憎恨的终点,那个名为木叶的村庄;
那个每天手执小黄书、大智若愚的银发青年,面罩掩住他痛苦的过往,露出弯弯的笑眼,解开了羁绊的心结,当了一代村长,带着伤疤的眉眼明澈,神采奕奕;
那个每天喊着麻烦的天才少年也在磨练中成长为利刃,收起泪水,在沉淀中成长为冷静成熟的男人,蓄起山羊胡子,成了最优秀的智囊;
那个红发的偏执的孤独小孩,在被一拳打醒之后,一夜成长,凭自己的努力,守护着所有人,凭自己的努力,获得了所有人的认可,以十几岁的年纪获得了“影”的荣誉,他不再孤独,不再痛苦,不再迷茫,他的脸上开始有了笑容;
那个曾牵扯于命运的悲观,锋芒毕露的孤傲少年,以被称为天才而成为天才的少年,那个温润的、磨去了利刺的白衣少年,他永远停留在了十八岁,笼中鸟,最终以死回归了自由。
当他们最后离我们而去,每个少年终成大叔,每个大叔都曾是少年。
当我们一手枕在脑袋下,一手伸向遥远的苍穹,到底是我们在向那边挣扎,还是我们心底的少年在向那边飞翔?
伸手去,虚空一片而已。
他们老了,我们年少的梦,醒了。
可我的内心依旧大声嘶吼,不要!我不要醒来!我不要变得那般死寂!我们心底或许都住着一个少年少女,他瑟瑟发抖地躲在梦的角落,不愿出来面对这苍白的世界。唯一的激情,唯一的热血,都藏在他的心中。最后他会随着梦一起沉睡,层层枷锁的禁锢,细密的锁链制成的网,最后到你看不见他为止,扣上巨大的铁锁,无解的锁。
我仿佛听见看见我内心的少年正在声嘶力竭地喊叫,泪水从他的眼眶涌出,他揪着自己的头发跪在地上。他极尽疯狂,情绪激动,他不满这样对待他,他挥动拳头砸向牢房,那拳头上用足了力气,怕是真的能砸碎一面墙。
我看见那墙面的裂纹,是的,请这样继续,出来吧,挣脱束缚吧,还没结束呢,你的血液还在沸腾,你的心脏还在跳动,你永远是个青春的少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几十年,请支撑我走下去吧。
他们老了,我的心还在,我的少年梦,还在。​​​

叶修BG 网吧Girl不好惹

OOC
OOC
OOC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而且坑!!!
头一次嫖老叶,此生无悔入全职,但求一睡叶不羞!!!
网吧少女的这个本来想留给喻队的,不过现在看来,留给喻队的那个性格要更暴烈😂不过其实这个也算是从小到大,半个不良吧……
不多说,性格和经历什么的还是更喜欢在文里说!
坑货一个,文笔也渣,慎入!不是玻璃心,有建议意见请多提出没问题的!ଘ(੭ˊ꒳​ˋ)੭✧
之前本来打算是叶你向,结果发现私设太多了,就改成原女向了,orz
1.
“靠!又输了!!!”
尹京墨看着旁边暴怒的老板,无奈地笑了笑,这个网吧的美女老板什么都好,就是这脾气爆了点儿。
她这样想着,便又将精力转回自己的电脑屏幕上,打算今晚来个通宵,反正明天也不用上班,每天凭着某公司的专职多语言翻译的职位,她也养活得了自己,与旁人比起来,也算是清闲。
她几下解决了手头这个竞技场的挑战,对方等级还很低,明显是个新手。
“虐菜真是让人愉悦啊……”
她感慨道,活动着手指,同时注意着旁边刚刚坐下的人。
她默默地看着他用非人的速度打爆了让老板暴怒的竞技场,算了算时间……
“卧槽……大神级别啊……”
2.
尹京墨玩着手头新来的账号,陈果已经在旁边睡着了,这个自称叶修的男人还体贴地为她盖上自己的衣服。
京墨瞥了一眼他的电脑屏幕,悠悠地搜索“君莫笑”这个名字后,发出了好友邀请,对方的屏幕上立即弹出了窗口。
她在他拒绝之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指着自己的屏幕示意。
他打量了身边的人一下,同意了她的邀请。
3.
--一条咸鱼突然就 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您和一条咸鱼突然就成为好友--
君莫笑:妹子你这ID……可以啊……/[汗]

一条咸鱼突然就:你真的是叶神?⊙▽⊙

君莫笑:是啊。/[烟]

一条咸鱼突然就:既然你要当网管……那认识一下吧,我是这儿的常驻人员,请多关照⊙ω⊙

君莫笑:我这还没成正式员工呢/[笑]

一条咸鱼突然就:我相信一个职业游戏宅的通宵能力(๑╹ڡ╹)╭

君莫笑:老板不信你倒是这么容易就信了?

一条咸鱼突然就:噢……我觉得你的形象和一个游戏宅没什么违和感啊´_>`

一条咸鱼突然就:所谓职业电竞选手某方面来讲也是职业游戏宅吧?

一条咸鱼突然就:超高手速+游戏经验+宅形象=职业游戏宅

一条咸鱼突然就:大概就是这样吧。┑( ̄Д  ̄)┍

君莫笑:见解独特!/[鼓掌]

一条咸鱼突然就:过奖过奖~

君莫笑:你不粉职业选手吗?

一条咸鱼突然就:此话怎讲?┐(T.T )

君莫笑:一般听到哥的名号不应该挺激动的吗?哥对自己在荣耀的魅力还是很有自信的~/[墨镜]

一条咸鱼突然就:……你别看我挺平静,其实我的心中已经打了一套庐山升龙霸!!!٩(˃̶͈̀௰˂̶͈́)و

君莫笑:……/[汗]

君莫笑:有兴趣下本不?

一条咸鱼突然就:猴!!!

3.
“叶哥,上机,老位置。”
京墨在几个月内很快地和叶修混熟了,每天一下班回到家换身衣服便直接奔向兴欣网吧,随手还带着路上小摊买的晚饭。
她趁着他开机器的空挡,咬了一口手中的包子,一边含混不清地问:
“叶哥,全明星周去看吗?”
“去,当然去,老板已经托人搞到票了,”
“一起啊?”
陈果突然扶住她的肩膀,笑着问。
“还有小唐,咱们一起去吧!”
她点点头,
“那订机票的任务就交给我吧!”
尹京墨主动请缨。
“好了,去玩儿吧!”
叶修登记后将身份证还给她。
她咽下最后一口包子,急匆匆拧开带来的矿泉水,吃东西太快是尹京墨的坏习惯,噎到也不是一次两次。
见她痛苦地灌水,叶修咬着烟,无奈地用身份证敲了敲她的头:
“慢点儿,又没人跟你抢,姑娘家怎么吃东西总是这么狼吞虎咽的?万一吓坏了别人,找不到人,嫁不出去可怎么办?”
她从他手中抽过身份证,反驳:
“你不懂~,这叫胃口好,有的人羡慕还来不及呢!”
“而且本姑娘要模样有模样,要学历有学历,要工作有工作,找对象这种事还不容易?”
她故作得意地抬了抬下巴,
“哪个男人嫌弃我?我嫌弃他还来不及呢~!”
叶修呼出口烟,将烟头戳灭在烟灰缸里:
“是是是,大小姐,你说的都对~我这不是为了你好嘛~胃药不花钱啊?”
4.
“我……”
尹京墨被哽住了。
他说的是事实,她这胃痛的毛病不是一天两天了,而且因为她饮食习惯实在不好,她那可怜的胃总是用胃药吊着,从陈果到唐柔再到叶修,众皆知,甚至有给她常备的热水。
上个星期京墨胃痛痛得差点晕过去的样子吓得叶修差点没叫救护车,还是陈果及时给她冲了胃药灌了下去才消停。
那次叶修正坐在尹京墨旁边的机位,正打着本,突然看见她趴在桌子上,一开始他没太在意,好一会儿之后她努力伸手拽他时,他才发现尹京墨不对劲,她冷汗直流,脸色煞白。
叶修此人向来是波澜不惊的的淡定性子,但那次虽说没什么太大反应,倒是少有地露出严肃的表情。
“是是~我知道啦~叶妈妈~”
京墨扮了个鬼脸,
“我从小到大老妈都没管过这事儿啦~”
她刚迈出几步,突然想起什么,倒退回去,从口袋摸出一把糖果,放在叶修桌上。
“少抽点儿,年纪轻轻就成了个老烟枪,小心以后找不到女朋友哟~”
她指了指糖果:
“想抽就吃点儿糖,挺管用的还是,结了婚早晚都是要戒的我告诉你~”
叶修满不在乎地大手一挥,神气地说:
“哥的身心都是荣耀女神的,烟这种东西,荣耀女神才不会在乎~!”
“啧啧啧,叶哥你这是要注孤生的节奏啊~”
5.
尹京墨提前一天晚上打点好必备的用品,说是必备,其实也没有什么,无外乎是充电器洗漱用品之类的,上班以外的时间她没有什么化妆的习惯,毕竟有着懒的根性,在周五挂了一上午班之后请好假,中午便冲出公司与陈果三人汇合赶飞机。
叶修还是头一次看见京墨利落打扮的样子,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
她注意到他的目光,自信地调笑道:
“叶哥,怎么样?本姑娘打扮起来还是不错的吧?”
叶修吸完最后一口烟,将烟头扔进机场门口的垃圾桶:
“嗯,是,有那么点儿职场女强人的样子~”
“什么叫有点儿啊?我本来就是啊!”
叶修拍了拍她的脑袋,一副如临大敌地向机场大厅走去,末了还扔给你一句:
“还是宅的形象更适合你一点~”
尹京墨,默。
她不得不承认,已经不止叶修一个人这样评价了,无论是高中同学还是大学同学,认为她那张脸唯一顶得住的妆容也就是cos时那夸张可爱的样子。用她一位关系不错现在是她顶头上司的美女学姐的话来说:
“尹京墨那个家伙即使到了三十岁在旁人看来也就是个大学生的样子。”
顺带还附上恨铁不成钢,烂泥扶不上墙之类的气息。
尹京墨不满叶修拍她的头,撅着嘴一脸嫌弃,发现叶修这个家伙总是特别真相。
“搞什么嘛…本来还想装一把呢……”
6.
下了飞机便是上海,到了陈果订的酒店,唐柔和陈果一间,叶修一间,尹京墨因为独居惯了,也是订了自己一间。陈果对于今晚的全明星早已经迫不及待了,急冲冲地就要拽着三人出门,京墨便三下五下便换了身衣服连带着妆也卸了。
叶修这一看,好嘛,这会儿是真彻彻底底地变成学生妹了,这连帽外套还带着猫耳呢,还架着副圆框眼镜,高马尾也散开了,及腰长发未经化学药剂的染烫,发尾自然地微卷着。
她推了推眼镜,像是示威似的对叶修说:
“怎么样?这回满意了吧?”
“未成年不要沉迷游戏。”
叶修还是欠揍地拍了拍尹京墨的脑袋,本来竖起的猫耳被硬生生地拍扁,她却反常地没做出任何抗争。
陈果不满意地插进来,挡开叶修,将她那两只猫耳捋直重新竖起来。
“去去去,一边去,他懂什么呀,别听他的,我们墨墨怎么样都好看~”
“好啦!既然收拾完了我们就出发吧!!!”
叶修走在陈果和唐柔的后面,最后还跟着小尾巴京墨。
出门迎面便是一阵风,叶修不禁裹紧大衣佝偻着缩在大衣里,闷声闷气地说:
“上海的冬天还真冷啊……”
尹京墨走在他身后当然听见了他悠悠飘过来的那句话,她向上拉了拉围巾,眼神有点儿飘忽,心不在焉地接了一句:
“真冷……”
7.
她心不在焉,她现在很是心不在焉。
搞什么?我这是在说什么?为什么要让他满意?怎么回事?
她为自己自然而然说出的话十分疑惑,疑惑在让他满意,疑惑自然而然。
“有点不对劲。”
她这样想。
直到到了目的地门口,看见满满的人头,她晃晃脑袋决定不再想了,管他的!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学生妹,”
……尼玛谁TM.是学生妹啊……
尹京墨,汗。
“你可跟紧了,这儿人这么多,万一哪儿出来个人贩子,专门挑你这样的无知少女拐卖,哥上哪儿找你去啊?”
京墨翻了个白眼,没搭话,狠狠地抓上叶修的袖子,还故意抓得狠了点,掐到他手臂上一块儿软肉,疼得他直咧嘴。
“诶疼疼疼,丫头你太狠了,哥好心提醒你,你竟然对哥施加暴力,天理何在啊~”
她摆出喻式微笑:
“叶哥你可不要把我丢了哦~^_^”
说归说,她还是一路上老老实实地揪着叶修的袖子没松手,人生地不熟的,她可不想丢了之后再去警察局等着家属认领。